新闻热点

追踪中国碳足迹

现状

自2004年以来,中国一直是世界上碳排放量最大的国家,2017年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占全球的28.3%。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,中国政府面临的压力不仅是来自国际社会的批评,还有如何在保持经济增长的同时解决环境问题的国内压力。作为《巴黎协定》的成员,中国承诺将降低60%至65%的碳排放,但中国如何应对这些挑战,既影响其后续是否能成为可持续发展领导者,也影响之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发展走势。

中国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大约73%——比所有欧洲、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的总和还多——这是由于中国对煤炭的严重依赖。另外15%的二氧化碳排放来自石油,工业部门是主要的煤炭消耗者。2015年,制造业、农业、采矿业和建筑业占中国能源消耗的67.9%,占中国煤炭消耗的54.2%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还不包括占煤炭消耗41.8%的电力生产活动。与建筑有关的活动是二氧化碳的主要排放源之一,中国近10年的城市化热潮更是加剧了这些活动。水泥和钢铁的大量生产保障了中国完善的基础设施建设,而它们在冶炼过程中都会排放大量的二氧化碳。

 

碳捕获与封存(CCS)

碳捕获与封存(carbon capture and storage,CCS)技术是指将CO2从工业或相关排放源中分离出来,输送到封存地点,并长期与大气隔绝的过程。这种技术被认为是未来大规模减少温室气体排放、减缓全球变暖最经济、可行的方法。

为了减少工业排放,中国在2013年引入了CCS技术,但该技术的使用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。目前,我国运行CCS的能力目前在每年不超过200万吨的二氧化碳捕集。在未来15年里,这一数字需要大幅增加。《巴黎协定》将人们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在了减排上,而CCS在中国的减排对话中正变得越来越重要。中国通过各级政府发布的指令和激励措施,开展了广泛的CCS活动。政策往往侧重于支持个别项目/设施。

 

展望

碳捕集与封存(CCS)在中国的多个行业中得到了或多或少的应用,应用广泛,功能多样。CCS的应用面临的挑战不是技术。与世界其他地方一样,CCS要想在中国得到广泛应用,就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商业案例。其核心涉及三个交叉因素:制定符合《巴黎协定》目标的国家减排目标,将CCS纳入国家气候行动计划,以及制定鼓励CCS减排的政策。

中国必须优先发展提高采收率采油以外的二氧化碳储存资源;如果不这样做,CCS的部署就会因为缺乏存储资源的数据而滞缓。在中国,存储“可用性”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推进建立特定于CCS的法律和监管制度,以支持未来几十年将出现的数百个设施。这是否会成为中国未来5年计划的一部分,让我们拭目以待。

了解更多资讯,请联系我们!我们的邮箱是:shanghai@dr2consultants.eu

 

参考资料:

  1.  https://chinapower.csis.org/china-greenhouse-gas-emissions/
  2.  https://www.iea.org/fuels-and-technologies/carbon-capture-utilisation-and-storage
  3.  https://www.globalccsinstitute.com/news-media/insights/carbon-capture-and-storage-in-de-carbonising-the-chinese-economy/